语不惊人死不休 看看A股董事长“雷语”语不惊人死不休 看看A股董事长“雷语”

语不惊人死不休 看看A股董事长“雷语”
怼怼怼,过瘾凭张嘴。  悔悔悔,错了你怪谁?  大脑秀逗,不按常理出牌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  “你是什么角色?”“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?”“你管我那么多?”  因“满嘴飙车”的大族激光董事长,火了!结果,数十亿市值“灰飞”了。  小编这就带你看看那些“满嘴飙车”的A股董事长们。除了能怼记者之外,他们还怼过不少人——  怼中小股东、怼基金经理、怼券商分析师、怼同行,甚至连外行都怼!  (为节约文字,下文尽量以虚构对话形式还原现实。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)  怼记者  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  场景:2019年8月1日,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接受电话采访  记者:公司在欧洲建设的研发中心是否属实?  高云峰:你在开国际玩笑啊,小房间是注册地和实施地根本不一样,连这个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吗?  记者:欧洲研发中心工程进度到底怎么样啊?  高云峰:工程仍在建设中,只是工程进程的统计不同,有些人是按照付款的口径,有些人是按照时间的口径。  记者:但这是你们发布公告的口径啊。  高云峰:我们发布的公告也是由不同的人统计。  记者:公司超10亿资产屡次变动,是否需要对投资者解释,或者承担相关责任。  高云峰:你是什么角色?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?我们自己的资金,我当然有权利做出任何投资决策,你管我那么多?  【后话】高董事长在发出“灵魂三问”之际,自己有没有想到过“四个敬畏”啊?  小编来给你温故一下:敬畏市场、敬畏法治、敬畏专业、敬畏投资者。请牢记!  怼中小股东  千山药机(维权)董事长刘祥华  &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  场景一:2019年5月7日,千山药机股东大会  中小股东:怎么没有大股东来参加股东大会呢?  刘祥华:嗯嗯嗯哦哦哦。  中小股东:公司去年巨亏逾24亿元,一直亏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  刘祥华:是事实。不知道。  中小股东:那我们的血汗钱还能不能拿回来?  刘祥华:现在你不需要知道,也没有意义,我们今年一直在发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,本来你买的心态就是赌博,我们这个股票的状况也适合你买股票的心态。退市的话就没了,恢复上市肯定涨很多倍。  中小股东:???  【后话】中小股东是来赌博的,无论如何,刘董事长是最后的“大赢家”,死猪不怕开水烫,难怪心态这么好。  场景二:2019年4月19日,海澜之家股东大会  小股东:听说公司存货问题越来越严重?  周建平:总说存货问题,让他们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公司来,如果找不出来,就没有资格质疑我。  小股东:那经营模式呢?是不是要有所改变跟上市场?  周建平:我们的营收还在增长,说明我们的经营模式没有问题。  小股东:能不能多点真诚,少点套路。  周建平:尽早结束不成熟的提问,不要耽误午餐时间。  小股东:……  【后话】哭晕在厕所的中小投资者们,小编安慰一下你们:咱就当花钱买个教训,以后擦亮眼睛才能选对人,哦不,是选对股票!少“赌博”,多吃饭,没事别去怼着干。  怼基金经理  利亚德董事长李军  场景:2018年9月4日,利亚德被砸盘后  李军:感谢某位基金经理,在最艰难的时候抛弃我们。  基金经理:对不起了,我们也有业绩要求。  李军:你砸盘,对我们心理打击比较大,给我们炼狱般的磨难,让我们更加坚强……  基金经理:呵呵呵。  李军:我们会以全面健康靓丽的业绩给你一颗后悔药,这可能是你职业生涯的一个败笔。  基金经理:……  【后话】以前你侬我侬的时候,叫人家小甜甜!现在喜新厌旧了,就叫人家牛夫人。  怼券商分析师  淮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  场景:2018年8月30日,潍柴动力中期业绩交流电话会议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1:由于物流业载体由重卡至铁路的结构改变,以及基建、房地产活动放缓的大环境下,建筑用重卡需求或将进入周期性低迷期。在重卡下行周期内,预计潍柴2019年盈利同比将跌28%,2020年将再跌13%。  谭旭光:我们重卡销量不会出现“秤砣式”下滑。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1:以后的业绩会怎么样?  谭旭光:你不是发布卖出的报告了么,你已经算好了呀。我觉着你看错了,我要是老板肯定炒了你。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1:之前我们的预测是有根据的。  谭旭光:还有你,你不也下调评级了,以后要多来问问我。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2:小女子我啥也没说啊?你为什么突然怼我啊?(委屈)  【后话】谭董事长,贵司肯定没人敢怼你吧?不过,听点不同的声音,就那么难受吗?  怼同行  亨通光电董事长钱建林  场景:2019年5月亨通光电股东大会记录外泄  投资人:听说亨通光电和中天科技都是有着5G加持的科技股,有前景。  钱建林:我们不一样。中天的光棒和亨通是没法相比的。  投资人:为啥?  钱建林:第一,亨通的光棒是没有污染的,不需要污染物处理,而中天在污染物处理就需要大笔费用。  (画外音)中天科技:咱两家芯棒生产工艺不是采用的同类工艺吗?国内绝大多数制造商均采用同类工艺吗?  钱建林:第二,还有就是低成本的,是他们所没法相比的。  (画外音)中天科技:你的光纤预制棒采用的套管法工艺所需套管占预制棒体积约90%,需长期向德国赫劳斯外购,受制于别人,可从海关数据查阅。我光纤预制棒从棒芯到外包层均在公司完成生产,谁的成本低?  【后话】钱董事长,借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的这种技术,别人还真没法比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